[迅雷]中国探月工程奋斗史:凡是别人做过,中国要做得更好

时间:2019-10-08 14:35:10 作者:河南晓峰物业服务有限公司 热度:99℃
乐童音乐家魔兽世界怀旧服漫步者东方财富张也

9月30日,《致前行者》第五期《中国探月大时代》正式上线。杨澜对话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院士和蓝箭航天创始人张昌武先生,讨论中国探月的发展之路。三位不仅回顾了中国探月的历程,还就普通人何时能去太空旅游、中国探月工程下一步的规划以及中国深空探测的规划、商业航天企业的发展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别人做过的,中国要做得更好

没做过,中国要开头做

“绕起来了,绕起来了。”

2007年11月5日,在“嫦娥一号”飞行十三天第一次成功近月制动的那一刻,在北京航天飞行指挥控制中心,每个人都从座位上站起来,欢呼和拥抱。而欧阳自远和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孙家栋也紧紧的抱在一起,泪水湿润了两位古稀老人的眼眶。

"嫦娥一号"成功近月制动,欧阳自远和孙家栋流泪(来源:网易科技)

这一幕正好被在现场做报道的央视镜头记录下来。当央视记者采访欧阳自远时,他泪流满面的说了上面那个八个字。

孙家栋则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悄悄地转过身,拿出手绢偷偷擦了擦眼泪。他说,当时感觉到航天这个集体没有辜负国家和人民的期望,加上压力突然一释放,感情就难以自抑……我们航天人眼泪多,发射失败了哭,成功了也哭……

十二年过去了,欧阳自远在网易科技《致前行者》节目中回忆起那一刻时,依旧感慨万千。他对主持人杨澜说,“这十三天真难熬,每天都要问,它在天上怎么样,飞到哪儿了,每天都提心吊胆。所以当它顺利地被月球抓住后,我简直不敢相信,当时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满头白发,泪眼婆娑,外人难以知晓在探月科研的背后,藏有怎样的艰辛。

“古人说‘十年磨一剑’,我们是35年准备和10年论证磨一剑。”欧阳自远曾经这样说起自己的探月之路。

1957年,前苏联发射人类历史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触动了还在低头找矿的欧阳自远,于是他开始把精力放到了陨石、月球和行星地质研究上。

这时候,国际上探月竞赛已经拉开帷幕。

据统计,1958年到1976年,美苏两国共发射了108枚探测器,形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月球探测的高潮。在这场探月竞争中,美国实现了6次“阿波罗”载人登月,共12名宇航员登上了月球。1994年,美国的克莱门汀号探测器发射升空,首次获得了月球上可能存在水的证据,人类又一次将目光投向了月球,世界上兴起了第二轮探月高潮。欧洲空间局制定了登陆月球、建立月球基地的设想,并提出了分阶段的月球探测计划。日本、印度、乌克兰、德国和俄罗斯也都相继提出各自的月球探测计划。

国际上的激浪奔腾,也影响着欧阳自远。从1958年到1993年,他个人用了35年的时间潜心研究,做前期准备。到了1993年,欧阳自远开始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中国已经具备条件开展月球探测,随后,从1993年到2004年,他又用了10年时间进行论证。

欧阳自远在多次采访中提到,中国探月工程规划划分为三个阶段,即:“探”不载人月球探测阶段;“登”载人登月阶段;“驻”建设月球基地,进行“驻”月的科学活动。其中的第一阶段不载人月球探测阶段,又划分为三期,即绕月探测、落月探测和月球取样返回。

2007年“嫦娥一号”成功发射升空,历时13天14小时19分,飞行206万公里到达月球。在完成了各项勘测任务后“义无反顾”地撞向月球。

2010年“嫦娥二号”对月球地形地貌进行了精细探测,并传回一张分辨率七米的全月球地图,这张地图现在全世界都在用。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成功实现了月球软着陆,完成着陆器、巡视器分离,开展了“观天、看地、测月”等科学探测任务。

2018年5月21日“嫦娥四号”成为全球首个在月球背面着陆的探测器。

“嫦娥五号”预计于今年年底发射,它将采集月球样本并安全返回地球。

“中国探月工程有一个原则,别人做过的,我们比它做的更好,没做过,中国要开头做。”欧阳自远在《致前行者》节目中表示。

“嫦娥一号”总费用相当于

北京修两公里地铁的钱

在中国,关于是否应该探月的质疑声从来没有停止过。

杨澜:1993年您提出探月计划后,那个时候周围的人是怎么看待的?

欧阳自远:怀疑挺多的,质疑也有。主要是这么一些说法:

第一:“去搞月球,不能吃、不能穿、不能用,还是实际一点,现在中国并不富裕,还是个发展中国家,先把地球的事做好再说。”

第二:“搞探月要花很多钱,我们现在应该节约下来,建设好我们的国家。”

第三:“美国和苏联探月一百多次了,我们再去探月,你比人家高明在哪儿?”

对于上述群众的意见,欧阳自远在网易科技《致前行者》节目中表示,“大家说的不是没道理的,这不能怪大家。”

为了推动中国探月计划的实施,中国探月办公室刘建忠研究员曾表示,包括欧阳自远院士在内的很多专家,除了搞研究,做的最多的工作是四处游说和呼吁。

“第一,到了93年,中国是有条件做月球探测的,因为1992年我们的载人航天就立项了,这证明国家的技术已经能够进入太空了。

第二,我们在科学上进行了系统的准备。

第三,因为广大公众不了解,所以我就要向大众说明我们并没有花很多钱,嫦娥一号我们花了14亿。当时恰好北京市新修地铁线路,每一公里的造价七个亿,而我们第一次去月球,不仅要把基础设施建好,还要培养出一支队伍,而且还要取得一些新的研究成果,这些所有的花费才相当于北京市修两公里地铁的钱。”

欧阳自远说,“这样的话大家热情非常高涨,而且呼声也很